首页 科技 探秘 正文

最奇异的冰中发现

2018年10月02日 23:01:59  来源:快资讯  编辑:牛奶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即使在当代,世界也犹如一座座完整的地下城市,到处都是隐藏的秘密,穷山恶水的蛮荒之地亦比比皆是。事实证明,世界上还有一些地方,在那里,一些令人惊奇的东西被完全吞噬,但是由于全球变暖,它们开始重见天日。

3048米的山脉

覆盖南极洲大部分地区的冰原,你可能认为南极洲很冷,一片寥寂,最主要的是一马平川。但是埋在那无尽冰川之下的却是一道山脉。

科学家第一次知道甘布尔采夫山脉的存在可回溯到大约50年前。由于这座山脉埋藏在大约1609米厚的冰层之下,我们对它的了解不多也就不足为奇了。据《生活科学》报道,成像技术的进步让我们能够一睹冰下情形,再想象一下当科学家们发现山峰高达3048米的群山峻岭绵延121公里这一壮观景象时该有多么吃惊。

研究人员曾花了大量的时间在这个山脉上空飞行梭巡,使用探地雷达在119896公里的范围里采集数据并对山脉绘图。他们说,这座山脉看起来有点像阿尔卑斯山,而且他们也发现了磁异常现象,说明这座隐藏的山脉可能是由数十亿年前的岩石形成,在1亿至2亿5千万年前,这块石头抬升从而形成崎岖陡峭的山峰。就当时而言,恐龙仍然是这个星球上的老大,这也给了我们希望:这世界仍然还为我们贮存着一些惊喜。

2500万年之久的湖中有生命存在

2012年,俄罗斯科学家钻了3219多米深的冰块,钻进深埋在南极大陆之下的一片奇怪地域:与冰面完全相反。沃斯托克湖是该大陆最大的冰下湖。

更奇怪的是,这个研究小组从湖里取出样品后发现了类似异类生命的东西。据英国广播公司的说法,沃斯托克湖已经完全孤立存在了数百万年,在对样本做了分析之后,他们发现了细菌,他们完全不同于我们所熟悉的细菌。这听起来像是一部关于瘟疫释放的恐怖电影的开场,但反对者声称,样品已被钻井液污染。据《新科学家》杂志报道,同一小组在2015再次钻探,可是科学界仍然没有被说服(可能是因为它们没有引发一场瘟疫)。他们发现了另一种神秘异样的细菌,他们的工作还没有完成。2016年,《新科学家》宣布,南极冰层下还埋藏着另一个湖泊,同样与世隔绝,同样也蕴含着与地球上其他生物不同的生命形态。

成千上万的蚱蜢

没有什么比冰川的原始之美更令人惊叹的了。 这里说的是蒙大拿的一个地方,如果你熟悉美国中西部和西部的历史,你会知道在那里蝗虫和蚱蜢往往会毁掉许多东西,包括一整座冰川。

它被称为蚱蜢冰川,这是因为库克市外这个1609米长、804米宽的冰川上有着成百上千万的蚱蜢。根据蒙大拿旅游办公室的说法,1914年对蚱蜢标本的分析证实,它们属于一种已经灭绝了大约200年的物种。他们非常肯定这些命运多舛的蜂群在翻山越岭时遭遇了暴风雪。它们死了,然后经过年复一年的暴雪,被冻进冰川里。蚱蜢冰川也不是熊齿山中唯一可以看到冰冻蝗虫的地方。在跳虫冰川和第二个蚱蜢冰川也能看到。

一个完整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战场

不可否认,战争是一件可怕的事情,而且经常伴随着另一件事情的发生让它雪上加霜。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全球变暖开始将意大利北部佩约镇周围的冰川融化。从冰中倾泻而出的都是几十年前的物件:情书、日记、战死于第一次世界大战一场不流血战斗的士兵的尸体。

据《每日电讯报》报道,死于极端寒冷和雪崩的人比战死的人还多。成千上万的人,其中许多还是十几岁的青少年,灭迹于山里,死不见尸。直到全球变暖,那些已变成木乃伊的遗体才得以重见天日。随着融化的继续,越来越多的尸体被发现。2004年,一名当地的登山向导在半山腰上发现三具哈布斯堡王朝士兵的尸体。历史学家甚至还发现了一个在冰下保存完整的船舱,里面满满地放着弹药箱、钢盔和士兵们留下的衣物。发现的东西还包括拆掉一半的电机,同时还有让人心酸的个人物品,比如照片、剪报,和一件件战壕艺术品。有些尸体身份已经被确认,有望让苦苦等待几十年的家人放下心结。

冰人奥兹

奥兹是被两名度假的徒步旅行者发现的。据南蒂罗尔考古博物馆介绍,埃里卡和赫尔穆特•西蒙报称奥兹是现代一起登山事故的遇难者。我们现在知道,这个说法其实和真相相去甚远。

关于奥兹的研究已经做了很多,美国《国家地理》杂志报告,他至少有19个亲戚生活在奥地利蒂罗尔州。我们也知道他生活很艰难,他患有牙龈疾病、动脉硬化、胆结石,体内砷含量高,并且还遭受冻伤。他很可能还得了莱姆病。

但最有趣的是,一些发现显示他和我们有很多共同之处。他有一些浓墨,满身刺青,相信与针灸有关。《电讯报》报道说,他也很喜欢他的纪念品。他带的斧头来自托斯卡纳,那个地方在几百英里之外。

鱼蜥蜴的墓地

据《生活科学》杂志介绍,一个国际研究小组前往智利的托雷斯德尔潘恩国家公园研究46个他们称之为鱼龙的生物物种的完整样本。这些遗骸可追溯到1亿至1.5亿年前,遗骸甚至包括软组织和胚胎。它们也不是小鱼,最大的骨骼超过4.88米长。

研究人员认为某种相当大的事故,把鱼蜥蜴先埋在沉积物里,然后再埋在冰川里,整个种群很可能陷入了某种雪崩。尽管鱼蜥蜴与所有你最喜欢的恐龙共存,但它们却先死于科学家们所说的“全球缺氧”。

一具感染炭疽的驯鹿尸体

2016年,全球变暖再次发生,热浪导致西伯利亚西部一具几十年的驯鹿尸体被解冻。这具尸体已经感染了炭疽,据CNN报道,这只驯鹿尸体的重现导致了附近一千二百只驯鹿的死亡。科学家认为,驯鹿不仅成为感染的受害者,而且还将病菌传给了一些人。他们是近一万五千人中的一部分,生活以驯鹿为中心,过着游牧民族生活方式。

除了炭疽。据报道,大约40人因炭疽症状住院治疗,这可不是简单的轻度爆发。它和一种被武器化的炭疽相同,俄罗斯政府派生物战专家试图对其加以遏制。你会认为这是全球变暖危险的另一个警示。

一件铁器时期的外衣

你有没有发现过在远足路上丢弃的一些奇怪的衣物?如一只鞋,或者一只袜子?事实证明,人们世世代代都在这样做。

2015年,《北欧科学》报道了一个奇怪的现象,起因又是全球变暖。随着挪威冰川的融化,考古学家们不断发现铁器时代的人丢弃又懒得去捡的东西。单单在奥普兰县一地的山里就发现2000多件器物,使得它在铁器时期和维加斯地带齐名。

这个地区之所以有如此丰富的文物,是因为它曾经是我们古代祖先的主要通道。数不清的人在山上来回往返,随着季节的变化,或为牲畜换场,或从事稼穑。大部分的文物都是像箭头和马蹄铁这类东西。但是科学家们也发现了手套。2011年,奥斯陆大学和挪威科技大学的研究人员发现一件外衣,他们推算其年代应是公元230年至公元390年之间。它被放置在同样古老的马尾袋中,但是它仍然告诉我们很多关于古代纺织品制造业的情况。

32000年的种子复活

科学家们设法从被包在冰里的32000年前的种子中提取材料并培育植物,这些种子原来在动画片《冰河世纪》中早就有呈现了--冰河时期松鼠的藏品,看来动画片也不完全是杜撰的了。

一个俄罗斯研究小组发现沿科雷马河都有冻结的被松鼠藏起来的种子,你不禁会想到可怜的小家伙在发现它的晚餐被冻在冰里时该多么失望。当人类发现时,种子在永久冻土层37.8米之下,但研究人员仍然能够从种子内部恢复活的植物组织。种子发芽,最后开花又生出一粒全新的种子。

举报本文
+10
+10

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第二十二条之规定,即“避风港原则”,本站所有文章及内容系第三方作者上传,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联系本站客服删除,本站不对内容传播行为承担赔偿责任。

跟贴 0
参与 0
发贴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E都市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