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乐 奇闻 正文

陪读夫妻毛坦厂中学门口卖盒饭6年 年入10万

2018年06月03日 08:10:03  来源:凤凰网  编辑:米小粥

2018年6月2日。再有几天在这里陪读了6年的张增达夫妻就要停下手中的生意,陪儿子去市里高考。原来眼前这位中年男子名叫张增达,在2012年的时候就因为儿子到毛坦厂中学上初中,放弃了杭州的水果摊生意,来到安徽省六安市毛坦厂中学陪读。6年来,夫妻俩看准高考小镇的商机,开始做起盒饭生意,一做就是6年,不仅陪读了儿子,还年入10万,关键还在省城和县城里各买了房和车。

张增达的爱人告诉摄影师,她家就在离毛坦厂不远的舒城县五显镇,由于他们从小就是吃了没有文化的亏,所以当年他们在杭州做生意的时候就感觉到了知识的重要性。儿子在杭州读完小学后,夫妻俩一商量,干脆回到老家算了,当时的毛坦厂中学已经名气大噪,于是,他们就跟随着儿子的读书学校来到这里。

虽然在杭州做生意的几年里,夫妻俩也挣了不少钱,但想想如果这样坐吃山空也不是事。再说了,儿子要在这里读完初中还要读高中,前后有6年时间,总不能就天天围着儿子一个人转。夫妻俩就开始对毛坦厂中学前后环境进行了深入了解,最后夫妻发现并决定在学校门口做学生的盒饭生意。因为当时学校的食堂根本满足不了学生的需求。张增达说道。

说干就干,夫妻俩买来做盒饭的厨房设备,等到锅碗瓢盆都准备好了,在学校的东大门口附近寻得一有利位置后,两人每天起早贪黑地开始做起了盒饭生意。

由于价格合适,味道也符合学生要求,张增达的生意是越做好越好,几乎每天准备的几百份盒饭都销售一空,这也让夫妻俩感觉到当初的决定还是对的。

由于是租住的房子,经常要洗菜烧菜,房东对张增达的意见也越也越大,特别是油烟味,更是影响了同租在一栋房子的其他陪读家长。想着儿子还有好几年才能高考,正好手里有些钱,张增达最后决定在当地买一套房子,这样在自家的房子里洗菜做菜总不会有人管了吧?

最后,张增达花了十几万买了一套当地老百姓的破旧平房,虽然旧一点没关系,只要是自己的,那自己在家做什么就自己说了算。张增达等到房子买到手后,又投入了十几万将房子重新翻建了一下,才有了摄影师今天看到的模样。

有了自己的房子,张增达夫妻一边陪读着儿子,一边抓紧做生意,每天天不亮,夫妻分工好一人到菜市场采购当天食材,一人在家整理家务。等到上午孩子到学校后,两人合力做菜,大概忙碌到三个小时左右,所有盒饭都准备好了,夫妻俩便开始装车前往学校门口占位做生意了。

图为张增达一人就可以抱起装有63份盒饭的保温箱子往三轮车上装。

当时针指向上午11点的时候,夫妻俩便到了学校门口,并赶在学生放学前准备工作做好。就这样,夫妻俩每天都要在学校门口摆摊三次,除了早上不去,晚上最后一次是在学生放晚自习后,等到生意收摊结束时已是凌晨时分了。

虽然每天夫妻俩都很辛苦,但6年的盒饭生意也为张增达带来了可观的收益,他说除去各种开支,相比纯粹的陪读来说,他们一年也有近10万的收入。马上儿子就要高考了,希望儿子能考上理想大学,这样自己也不用再像以前那么累了,不过毛坦厂以后的生意怎么样,他也不知道,说如果不好到时就去外地继续做生意。

图为张增达所在学校门口的盒饭摊前总是在学生放学后围满着前来买盒饭的学生们。欢迎提供新闻线索。范培真摄影报道 关注人间冷暖,温暖你我。更多精彩图片故事,请关注一点号:八百里皖江。

举报本文
+10
+10

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第二十二条之规定,即“避风港原则”,本站所有文章及内容系第三方作者上传,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联系本站客服删除,本站不对内容传播行为承担赔偿责任。

毛坦厂万人送考 毛坦厂中学催生商业行为

高考临近探访毛坦厂中学:家长边陪读边打工,比孩子还紧张。再过一周,被外界称为“亚洲最大高考工厂”的安徽六安毛坦厂中学,即将迎来一年一度的高考季。这座在校学生常年保持在两万多人的超级中学,近年来一直都演绎着高考神话——不仅送考人数保持在万人以上,此前四年间,本科上线人数也接连突破万人大关。而在高考成绩背后,则是外界对其教育模式的质疑。位于大别山深处的毛坦厂镇,因这所中学催生出特殊社会生态。从陪读家长的生活点滴、商业形态乃至发展趋势,无不因高考而转;从这所中学走出去的学生们,亦对极为严苛的学习状态诟赞各异。为此,记者近日深度探访毛坦厂镇,试图从小镇的形形色色,来还原一个真实的毛坦厂中学。

毛坦厂万人复读班开学 复读生人数达1.6万!

随着2018年高考分数的公布,复读又将成为一段时间内的热门话题。8月16日,安徽六安,毛坦厂中学复读班正式开课。

"高考工厂"毛坦厂中学减招 毛坦厂镇的经济凉了?

“高考工厂“毛坦厂中学减招 毛坦厂镇的经济凉了?,毛坦厂 中学 高考......

离开毛坦厂,去吻我爱的女孩

离开毛坦厂,去吻我爱的女孩,毛坦厂 高考 恋爱......

跟贴 0
参与 0
发贴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E都市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