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战史 正文

为什么说青树坪战役是第四野战军渡江南下后一次最严重的失利?

2019年01月05日 11:44:10  来源:趣历史  编辑:米小粥

青树坪战役是第四野战军渡江南下作战以来的一次最严重的失利,其战斗规模不大,但影响不小,是衡宝战役的前奏,具有十分重要的历史意义。

背景:1949年8月4日,国民党湖南省主席、长沙绥靖公署主任程潜(一级陆军上将)与国民党长沙绥靖公署副主任陈明仁(陆军中将)率所部官兵13万人在长沙通电起义,8月5日湖南宣告和平解放。然在白崇禧集团的策反下,8月7日,起义部队有4万多人叛变难逃。获悉这一情况后,四野总部决定以49军、46军和40军以及二野五兵团第18军全部,乘势争取和追歼叛军。

追歼:这时,49军军长钟伟向其上级第13兵团提出了向永丰、界岭、宝庆追击的作战方案。收到钟伟的追歼方案后,第13兵团司令程子华一面研究,一面上报没有及时回复,钟伟见没有回音,认为兵团已经默认同意,便照此执行,命令部队继续追击。当林彪接到程子华递上来的报告后,同时也接到了另一份电报—桂系白崇禧精锐的第三兵团正往永丰、界岭一线运动,于是他马上让程子华致电49军:要切实摸清情况,不得盲目追击。当林彪这一指示传到49军时,其先头师146师已经过了永丰,抵达青树坪。

青树坪位于湖南双峰县境西部,西接邵东县,东邻印塘镇,南与花门、锁石两镇毗邻,北与三塘铺镇相接。自古为驿站要塞,是湘中通往湘南的必经之地。

鏖战:8月15日,由于部队官兵几乎都是北方人,一遇到南方湿热的天气,许多官兵纷纷水土不服,加之长途急行军,许多官兵疲惫不堪,同时周边又没有发现敌情,于是146师先头营营长没有派出部队抢占制高点,大队人马就沿着山谷行军,结果在半途遭到了桂军46军236师居高临下的伏击。

战斗打响后,前卫团随即展开主力接应先头营,双方立即开始激战。自渡江以来,这支虎贲之师还没打过一次象样的仗,从上到下早就憋足了劲,师长王奎先立即下令攻击,全师摆开阵势向前猛攻。战至次日清晨,竟毫无进展,双方处于胶着状态。即便如此,146师仍然处于亢奋状态,认为逮住了一条大鱼,决定咬死不放,待后续部队赶来,然后一鼓作气,吃掉这股敌人。

然而,这时白崇禧已经判明了战场形势,决定消灭146师,于是命令其王牌第7军171师、172师,从146师两翼迂回,企图一举围歼146师。16日,在4架飞机和2余门大口径火炮的支援下,桂军开始围歼146师。在这种形势下,146师师干部仍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依然沉浸在逮住大鱼的亢奋之中,并把师里主要干部派到各团督战,要求务必坚持等到援军主力赶来。

这时146师的电台竟然坏了,一时之间与四野、13兵团以及49军失去了联络。而在另一边,四野、13兵团以及49军已经看清了战场态势,都为146师捏了一把汗,林彪亲自下令让146师迅速撤出战斗,退守永丰,但是电文拟定好之后却始终联系不到146师。而49军几乎是每隔半小时就呼叫一次,仍然联系不到146师。

就这样,在断绝了与上级的联系之后,146师孤军与敌第7军、第46师血战了2天,却仍然不知道对手是三倍于自己的、桂系最精锐的三个师!双方在青树坪附近的几个山头上进行了数次反复的拉锯战,146师伤亡惨重,渐渐不支,到了下午不得不将防线收缩集中到相邻几个山头,以环形防御阵型御敌。

16日晚上,由于敌军不善夜战,于是没有发动大规模的进攻,只是严密警戒,再不断辅以袭扰性的炮击,双方在紧张对峙中度过了一夜。这使得146师有了一次难得喘息机会。倘若桂军趁夜猛攻,146师恐怕凶多吉少。17日一大早,桂军就开始了进攻,首先是一阵急速而猛烈的炮火准备,仅半个小时,我军阵地上就落下了近两千发炮弹。凭着多年丰富的战场经验,146师师长王奎先发现这些炮弹均来自附近不远处的炮兵阵地,而且不止是一个炮兵阵地,这让他隐隐地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撤退:不久,电台终于修好了,师部也接到了军里要求撤退的命令。但考虑到白天有敌机在上空盘旋轰炸,且敌人纵深还有火炮,如果此时撤退,目标太大,全师无疑会成为活靶子。最终,师长王奎先决定夜里再撤。军里得到146师的消息之后,悬着的心也总算放下了,为了协助146师顺利突围,决定派145师赶来接应。

桂军见苦战两天还未能解决战斗,知道时间再拖下去,夜长梦多,于是全力组织攻击,不断发起整营整团的集团冲锋,战况立时惨烈起来。146师拼死苦战,顶住了国军37次冲击。战至黄昏,战况愈加惨烈,师长王奎先向全师下达了死命令:必须死守阵地,人与阵地共存亡!

最关键的阵地是塔子山高地,它是全师防线最突出的部分,一旦失守,全师就有可能面临全线崩溃的危险。桂军当然也明白这一点,派重兵突击塔子山高地,战斗进入了白热化。双方反复拉锯,阵地易手数次。镇守塔子山高地的146师438团1营几乎伤亡殆尽。至下午4时许,塔子山高地再次失守。王奎先从望远镜里看到后立即命令438团反击,团长表示部队伤亡太大,是不是让部队退到二线来,塔子山就不要了。王奎先眼一瞪,不行!必须夺回来!一分钟也不能等。438团组织了最后的力量,连炊事员也拿起了枪,由团长亲自带队,在师炮兵营的掩护下,一个冲锋终于又夺回了塔子山高地。

血战整整持续了十多个小时,146师终于顶下来,坚持到了天黑。午夜时分,146师在145师接应下,撕开一个缺口突围而出。国军也因连日苦战伤亡惨重,见有接应且又不善夜战,因此不敢追击。146师最终撤到了永丰,得知146师全军已经连续两天两夜没有吃饭了,145师赶紧做饭。等到将做好的饭送至146师驻地时,却发现全师的官兵东倒西歪全部睡着了,无论怎么叫也叫不醒,战士们确实太累了。

此战是四野渡江以来战况最为惨烈的一战,据战后统计,146师共计阵亡877人,负伤2000余人,前来接应的145师也有470人的伤亡。桂军在这一仗确实占了点小便宜,但是却惹毛了四野,在接下来的衡宝战役中,桂军的第三兵团被四野悉数歼灭。此战桂军人数仅比我军多出两个师,并不占多大优势,如果146师的电台没有出故障,与49军、13兵团和四野保持畅通,那么桂军很可能会被聚歼,毕竟四野的战力不是一般的强!146师仅以一个师的兵力就抵挡住了配有飞机和大炮的桂军三个师两天两夜的猛攻,就足以说明这一点

举报本文
+10
+10

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第二十二条之规定,即“避风港原则”,本站所有文章及内容系第三方作者上传,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联系本站客服删除,本站不对内容传播行为承担赔偿责任。

中华五千年著名战役大集合 人类的历史就是一部战争史

在中华文明五千年的历史中,在这块哺育着无数华夏儿女的沃土上,曾上演过无数场血与火的较量。中华民族的历史,就是一部战争史。战争的起因各不相同,有的是为了生存,有的是为了称霸,有的是为了和平,有的是为了反抗。。。尽管原因多种多样,但结果却都一样,都是血流漂杵,都是白骨露野,都是妻离子散,都是家破人亡。现在的我们应该感激这个和平的时代,同时居安思危,牢记那些战争。在不向他人开枪的同同时,也警惕别人屠刀。愿世界能真正和平,愿战争能不再重演。

忽兰忽失温会战——具有决定性意义的战役

尽管明帝国在永乐八年第一次远征蒙古之役中大获全胜,但由此得益的却是瓦剌。瓦剌趁明帝国与鞑靼两强相争,坐收渔翁之利,本就处于势力上升期的它更加强大。本来一分为三的瓦剌,被最好战、实力最强的绰罗斯部首领马......

青化砭战役——蘑菇战术巧歼敌

1947年3月13日,胡宗南集团集中14个旅,自洛川、宜川地区分两路向延安发起进攻。18日,中共中央及延安各机关安全转移后,西北野战军于19日上午主动放弃延安。胡宗南集团占领中共中央首府延安后,气焰更......

远东战役中T-34坦克碾的日本人到处跑是真的假的 历史上是什么样的

现在每当提起1945年的远东战役,人们普遍联想起的恐怕就是T-34坦克碾的日本人到处跑。不过这也不奇怪,毕竟战后无论是相关文章还是影视剧都是这么写,这么拍的。但是历史上真实情况真的是这样么?苏军的标志......

跟贴 0
参与 0
发贴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E都市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