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文娱 正文

“众妙之门”中的她一个转身竟然让人流泪了

2018年10月04日 18:48:05  来源:网络转载  编辑:米小粥

看到远处有一个人影,艰难前行,向我靠近。是一个女人,混沌中被巨大的力量牵扯,但她用尽了力气,挣脱着、蹒跚着, 迈步前行,向我靠近。

人影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当她用手拨开羁绊在身上如同水泥一般混沌沉重的水的时候,有一种莫名的、来自未知的恐惧袭来。而当她以一袭浸透了的红色长裙清晰地站在我的面前,恐惧徒然成了牵挂。因为她努力走向我之后的喜悦稍纵即逝,取而代之的是千万般不舍、无奈、遗憾地渐渐转过身去,那是别离的情绪——让我突然想到了逝去的亲人。

越过千山万水之后的相遇,却也是瞬间的转身离去。生命的轮回,在这一个小小的空间里,以这样的方式进行了演绎。短短的五六分钟,在黑暗中就仿佛已经度过了一生。从女人的身上,我看到了逝去的亲友,也看到了自己。因为特定的时间,也许你在她的身上感受到的又是另外一种情绪。

这是一件影像作品,名叫《归来》,是由影像装置艺术先驱比尔·维奥拉创作。它成为上海当代艺术馆新展“众妙之门”的一部分——这个与众不同的展览已经足足筹备了三年。

“众妙之门”——“众”,宇宙万物;“妙”,微妙;“门”,门径。“众妙之门”的意思可以理解为一切奥妙变化的门径。而今,人工智能、基因技术、信息科技不断改写社会运转的规则以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展览尝试将当下高新技术所发展的“妙”聚合在当代艺术馆的“门”之下。展览英文标题Mind Temple也暗指展陈的设计理念——在美术馆中以艺术作品打造一座当代殿堂,将宗教体验延展为对于真理和灵性的哲学思考,驱使观众在展览中提出各自对于生命的发问。

“‘Temple’庙宇(源自拉丁语圣殿)是为宗教或精神仪式、祈祷、牺牲等活动所保留的结构,‘众妙之门’展览的初衷,” 本次展览策展人、上海当代艺术馆执行馆长孙文倩说:“从三年前计划策展的开始,就是注重探索当下社会的‘心灵殿堂’。随着心意的更新与变换,我们从形而上的心灵殿堂对话当下。”

说这个展览“与众不同”,是相对于那些热热闹闹、又是互动又是好玩的所谓当代艺术展而言,“众妙之门”的诸多作品都如《归来》一样,安静而凝重,以当代艺术的语言呈现出“古典之美”,其中不少作品关于生命、关于生死。

一楼展厅中, 韩国艺术家李二男的作品《重生光》以其标志性的穿越时空的个人风格再塑罗马圣彼得大教堂中米开朗琪罗的名作《圣母怜子》。米开朗琪罗的雕塑《圣母怜子》是圣母怀抱着平卧的耶稣痛苦的情景。圣母年轻而秀丽,右手托住耶稣的身体,左手略向后伸开, 头向下俯视着儿子的身体,陷入深深的悲伤之中。而圣母怀中的耶稣右手下垂,头向后仰,表现出了死亡的虚弱和无力。而我们看到的《重生光》中,圣母依然是托住耶稣的样子,只是她的怀抱中空空如也,本该在怀抱中的耶稣却已悬置空中。在光的照射下,耶稣腾空而起的影子,不就是在慢慢上升,直至天堂?——光,是生命的源泉。

严培明通过一遍一遍不断反复绘画再现记忆中母亲的形象, 表达对于自己母亲无尽的思念,也是对于自己心灵的一次对话。黑白对于艺术家来说具有直指人心的力量。李磊则用了一年时间和助手一起用木头雕刻了三千骷髅,那些看似空洞的骷髅,似乎有着说不完的故事。

(来源:看看新闻Knews记者:王健慧 实习编辑:熊慧敏)

举报本文
+10
+10

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第二十二条之规定,即“避风港原则”,本站所有文章及内容系第三方作者上传,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联系本站客服删除,本站不对内容传播行为承担赔偿责任。

跟贴 0
参与 0
发贴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E都市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