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文娱 正文

见过绘画雕塑景观吗?让你钻进斑斓的胃里出不来

2018年11月09日 08:10:57  来源:网络转载  编辑:米小粥

很多人误以为她的作品只是喷绘涂鸦,但她的作品却远在流行文化之外。即便她吸粉无数,但她的作品依然仅出现在画廊、美术馆等艺术机构和公共空间。她是一位拿着喷枪绘画的画家,名叫卡塔琳娜·格罗斯。11月5日,卡塔琳娜·格罗斯中国的首场个展“呢喃的泥土”在chi K11美术馆举行,占地1500平方米的展馆展出5件与场景相关的沉浸式大型作品。

“我对绘画在空间里不同位置出现时所产生的变化感兴趣。它可以是在画布上或是在画布旁变,也可以被压缩或延展。无论是鸡蛋、臂弯、火车月台、冰雪中或是沙滩上,任何地方都可以作画。我从没决定过要离开画布去到别的地方。所有的可能性都是同时存在的。” 格罗斯常用色彩丰富的亚克力颜料喷绘来创作大型绘画雕塑景观。

格罗斯喜欢用喷枪作画,她觉得这样可以获得比用画笔来绘画更多的移动空间和灵活度。“画笔只能沾有少量的颜料,而喷枪可以喷出更多更持久的颜料。绘画的瞬间也因此延长。无止尽的线条产生了更强烈的独立感。有点像是你在用眼睛扫描整个区域。”

“呢喃的泥土”首展区《地下》是观众到达的第一个展区,让人想起chi K11美术馆位于地下,毗连地铁站的事实。从上海本地市场找来的土堆和建筑材料,覆盖着五彩的颜料,组成充满幻象的人造风景观图。为何认为她的作品不是涂鸦,因为你从任何一个角度, 看去,每一个视觉截面都是一幅有细节、有肌理的抽象绘画。

“绘画的沉淀为废土的敌托邦现实注入了某种肯定性的连贯与美”,卡塔琳娜·格罗斯说。它唤起了一种原始的混乱或末日后的景致,而喷枪经过沉淀,使荒漠的反乌托邦现实充满了贯彻的美感。

这一切与展览第二区域《鬼魂》所呈现的一片亮白产生极大的反差。这是格罗斯用泡沫塑料制作的雕塑,形状复杂精细,如同一块偌大的供石,横互于展厅地面。细节和形状丰富多变,满布的开口和突出的坚固部分,形成了巨大、但丝毫没有压迫性的存在感。

第三展区《腹中》体量最大,参观者犹如跨入画布撕开的一个口子,走进色彩的迷宫。厚重的粗布从天花板垂下,将整个空间包裹成一个色彩斑斓的岩洞。布料褶皱上交织着爆裂色彩喷溅、连缀、交缠、断裂的痕迹,伴随着参观者移步向前,逐渐舒展,犹如整个胃的消化过程。

展厅尽头的《陈列室》是一个豪华客厅,整个空间被格罗斯的颜料覆盖着,置身在独特的家具设计之中,让观众感觉重回购物艺术中心,即展览空间的起点。喷枪世界与日常世界之间留下未能解决的冲突,对艺术如何在日常生活中自处提出了质问。“绘画提供了把过去,现在和未来都融合在一个领域的可能性。在这个领域里,相互冲突的系统可以并存。” 格罗斯说:“对我来说,世界更像是不断变化着的流动液体,而我是其中的一部分。我需要通过绘画来捕捉思考的痕迹。”

举报本文
+10
+10

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第二十二条之规定,即“避风港原则”,本站所有文章及内容系第三方作者上传,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联系本站客服删除,本站不对内容传播行为承担赔偿责任。

跟贴 0
参与 0
发贴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E都市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