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热点 正文

中国已经有3亿人是中等收入群体:赚多少算中等?

2018年01月11日 14:25:47  来源:e都市  编辑:维也纳

2017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总结近年来我国经济发展取得的历史性成就和发生的历史性变革时,作出了一个判断:中国“形成了世界上人口最多的中等收入群体”。

近日,国家统计局给出明确具体的数据:3亿人为中等收入群体,占世界30%,用数据回答了“世界人口最多的中等收入群体”的内涵。

但是按照世界银行提供的2.5万~25万元人民币的中等收入标准,2.5万元属于中等收入,25万元也属于中等收入,两者相差10倍。这个标准的“毛病”是中间幅度太大,我国在中等收入群体的结构上,很大比例,可能还没有进入到标准中上水平,很多还处于下限附近。如果随便能在城市打工的群体都能达到这个标准,按照这个标准中国中等收入群体不止3亿人。

多少收入算是中等收入?

中等收入群体在收入划分上没有统一标准,但国际上一些研究机构对此有过界定,其中世界银行提出的相关标准比较通用。

世界银行标准是中等收入标准为成年人每天收入在10~100美元之间,也即年收入3650~36500美元。按照美元与人民币1∶7的保守汇率计算,世界银行中等收入标准为2.5万~25万元人民币。按照这个标准,月薪2000多人民币便能进入中等收入群体,这样计算合理吗?

2015年10月瑞士信贷的一篇报告给出的定义是,中等收入群体特指个人财富(不是年收入)位于一个范围区间的一群人。以美国的5万-50万美元为基准,以IMF版本的购买力平价(PPP)进行汇率换算,个人财富在2.8万—28万美元的中国人,均是中等收入大军的一员。换句话说,作为一个中国人,包括所有房产、股票、存款等,只要你的个人财富在17万-176万元之间,你就是中国庞大中等收入群体的一员。根据这个标准,中国中等收入群体数量高达1.09亿人,总数高居全球第一,远远高于美国和日本的9200万人、6200万人。

今年1月7日,中国社科院社会政法学部、中国社科院国家治理研究智库举办新时代国家治理高端论坛,并发布《中等收入群体的分布与扩大中等收入群体的战略选择》报告。报告按总人口计算,中国大约有4.5亿多人口属于中等收入家庭。如果将中间收入群体、中上收入群体和高收入群体相加在一起,则大约有6亿人口属于中等收入以上收入家庭。

国家统计局综合司副司长、新闻发言人毛盛勇告诉《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尽管学术界对中等收入群体的定义没有统一标准,但综合国际上各种研究方法测算后,“无论采用哪一种标准,这一判断都是立得住的。”

他以2016年的国家统计局数据说明:按全国居民五等份(人数各占20%)收入分组,低收入组人均可支配收入5529元,中等偏下收入组人均可支配收入12899元,中等收入组人均可支配收入20924元,中等偏上收入组人均可支配收入31990元,高收入组人均可支配收入59259元。

显然,中高收入组和高收入组合计40%的人口落入了世界银行中等收入群体的标准。即使在高收入组内部把25万元以上群体扩大到10%,所剩下的10%的人口加上中高收入组的20%人口,合计我国中等收入群体的规模也达到30%。

值得注意的是,个人财富一定要计算净值,即除去负债总额后的净财富额度。这里面,特别是贷款等负债性购房的债务应该剔除。

如果把房产算进去,很多人都是百万甚至千万富翁。但是把贷款等负债扣除后,其实手里没有多少钱。

距离“橄榄型社会”还有多远?

2017 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总结十八大以来我国经济发展取得的历史性成就和发生的历史性变革时,也对中等收入群体给出了一个令世界瞩目的判断——中国已“形成了世界上人口最多的中等收入群体”。

毛盛勇表示,欧美等发达国家已形成橄榄型社会结构,中等收入群体的比重达到60%以上。我国中等收入群体尽管规模最大,发展加快,但比重仍有较大差距,这是未来进一步努力的方向。

2016年,我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3821元,比2012年增长了44.3%,实际年均增长7.4%。这意味着,随着我国经济持续较快增长,特别是经济运行质量不断提升,将有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中等收入群体行列。

超过3亿人的中等收入人群,所释放的消费需求将是中一定程度上,中国能够在经济转型的重要时刻不出现大的矛盾和问题,与中等收入群体的不断扩大也是分不开的。众所周知,中等收入群体被称作社会的“稳定器”、分配的“晴雨表”,中等收入群体的比例越大,社会的稳定性就越强,收入分配的公平性也越高,产生矛盾的概率就越小。反之,则会引发许多矛盾和问题。国经济增长最大的稳定器,而中等收入群体人力资本的快速积累,将更好为创新型国家的建设提供重要支撑,是中国从高速增长阶段步入高质量发展阶段最坚实的基础。

当然也需要认识到,我国目前中等收入群体,虽然在绝对量上已经成为全球最大,但是,从相对量和结构来看,还是有比较大的发展空间的。典型的“橄榄型”社会,中等收入群体的比例往往超过60%,高出我国目前的比例近30个百分点。我国总体上还属于“宝塔型”,有的地方还可能是“ 倒金字塔型”,中低收入群体比例还偏高。要想步入“橄榄型”分配结构,还需付出更大努力。

中等收入应该向高标准看齐

中国需要高质量高标准的中等收入群体,这对个人家庭社会经济都有益

在中等收入群体的结构上有比较大的上升空间。按照世界银行提供的2.5 万~25 万元人民币的中等收入标准,2.5 万元属于中等收入,25 万元也属于中等收入,两者相差10倍。我国在中等收入群体的结构上,很大比例,可能还没有进入到标准中上水平,很多还处于下限附近。

这方面,不仅表现在许多居民对收入的直观感受上,也表现在中等收入群体真正的购买能力、消费能力和消费动力上。尤其在房价过快上涨、房产成为许多居民主要财产收入的情况下,居民的一般消费能力受到不小限制。

同时,中等收入群体不应该只有一个单一收入数据来衡量,还应该有文化产品、旅游产品、公共产品等占有率指标。最近欧盟有关部门重新划分了贫富标准值得参考。

根据欧盟出的新标准,一共划分了13个项目,只要其中5项不符合标准,就属于穷人行列了。

欧盟新的贫富分界岭有13项考核标准,主要有以下几个内容:应对家庭的意外支出能力;是否每年具有外出旅行一周的能力;是否有购买房产和租房的压力;生活中是否能够吃好、穿好和住好;家庭中常用的电器设备是否齐全;家庭成员是否有新衣服、新鞋;家庭是否拥有车辆;是否拥有互联网和设备;家庭是否能定期参与娱乐活动;家庭是否有能力每月和亲友举行一次聚会等等。

按照中国小康的基本标准,起码安居乐业,有房有车,能够宽裕地养儿育女,赡养老人,没有压力地供子女完成学业等。所谓没有压力就是没有负债累累的压力。

再者,中国中等收入群体主要分布在城市,高房价因素必须考虑进去。中等收入群体这个经济量指标,不仅是衡量富裕程度,更重要的是要测量一国经济的动力或者说内生动力大小,内生动力主要指消费,而消费主力又是中等收入群体。高房价,起码在经济内生动力方面让中国中等收入群体消费拉动力大打折扣。

中国已从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要实现高质量发展,不仅要调整和优化经济结构,也要改善消费结构,要通过发展质量的提高,带动消费质量的提升。反过来,也要用消费质量的提升,促进发展质量的提高,形成良性互动。而要发挥消费对经济的拉动作用,就必须进一步扩大中等收入群体规模、提高中等收入群体比例、优化中等收入群体结构、增强中等收入群体消费能力。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通过社会保障制度的建立和完善,医疗、卫生、教育、住房等制度的改革与发展,减少广大居民的后顾之忧,才能真正增强中等收入群体的消费动力。

没有了后顾之忧,“橄榄型”收入分配格局才能真正形成,中等收入群体才能真正成为社会的“ 稳定器”、公平的“ 晴雨表”,中等收入群体的获得感、幸福感才能不断增强,从而也为高质量发展奠定良好的基础。

让更多人加入中等收入群体

在高质量发展阶段以及消费升级的条件下,毫无疑问的是,扩大中等收入群体非常重要,因为该群体是释放消费潜力、扩大内需的重要力量。同时,中等收入群体也是维护社会稳定的重要群体。十九大报告指出,要加强社区治理体系建设,推动社会治理重心向基层下移,发挥社会组织作用,实现政府治理和社会调节、居民自治良性互动。中等收入群体是居民自治的主力。

就如何提高收入,十九大报告也明确指出,鼓励勤劳守法致富,扩大中等收入群体,增加低收入者收入,调节过高收入,取缔非法收入。坚持在经济增长的同时实现居民收入同步增长、在劳动生产率提高的同时实现劳动报酬同步提高。拓宽居民劳动收入和财产性收入渠道。履行好政府再分配调节职能,加快推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缩小收入分配差距。

首先,宏观经济稳定以及高质量的发展是扩大中等收入群体的基础,为人民群众生活改善打下更为雄厚的基础;第二,在鼓励“双创”的背景下,强化创新驱动战略,加强产权保护,健全现代产权制度,鼓励人们通过劳动创造美好生活;第三,需要完善收入分配制度,坚持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的制度,把按劳分配和按生产要素分配结合起来,处理好政府、企业、居民三者分配关系;第四,要发挥好企业家作用,保障各种要素投入获得回报,这方面我国正在推进的优化营商环境工作将起到积极的作用;最后,加快推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这也将会有利于扩大中等收入群体。

举报本文
+10
+10

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第二十二条之规定,即“避风港原则”,本站所有文章及内容系第三方作者上传,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联系本站客服删除,本站不对内容传播行为承担赔偿责任。

跟贴 0
参与 0
发贴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E都市立场。